(阿拉木图-2019年11月8日)新疆哈萨克族妇女喀衣夏.阿汗被当局指控多次往返哈萨克斯坦,并收听阿塔珠儿特志愿者组织(ATAJURT)创始人赛尔克坚.比来喜的言论,受到公安严刑审问,她在临时获释后担心被送往政治再教育营,铤而走险在去年5月偷渡哈萨克斯坦避难。她是继新疆集中营教师沙依拉古丽后,第二名偷渡哈国的新疆哈族妇女。隐藏身份1年多后,喀衣夏向哈国当局自首,岂料她在新疆的老母亲和两个哥哥却受到不断审问恐吓,她称将继续争取哈萨克斯坦国籍,为了在新疆的亲人不再被受到恐吓,决定公开此事。

从中国逃亡哈萨克斯坦避难的哈萨克族女性喀衣夏.阿汗,是新疆巩留县巩留镇人。她逃往哈萨克斯坦后,接受了ATAJURT组织的帮助。据喀衣夏表示,2018年5月4日,新疆巩留县警察要求她前往公安局,就一些户籍问题需要本人亲自去处理。当日她因病在医院接受治疗,但中午1点,仍拖着重病坚持去了公安局,关于户籍的问题半小时就解决了,岂料在她準备离开时,却被警察拒绝。

警察收走了喀衣夏的手机检查,并称她曾去了新疆昌吉市,并参加一个组织。喀衣夏坚称从未去过该城市,警察又突然改口问她关于加尔肯(赛尔克坚.比来喜的原来笔名)的问题,以及是否听过该人发布的言论,又指控喀衣夏多次往返哈萨克斯坦,声称哈萨克斯坦是20多个危险恐怖国家之一,而且更为可笑的是,警察还指控喀衣夏参加了小老婆群。

喀衣夏否认所有的指控,在被审问期间受到严刑逼问,包括坐老虎椅等折磨,审问6小时后警方临时释放了她,要求她去居住地工作单位取回护照,到公安局报到上交护照,而警察则每隔1小时联系她一次。喀衣夏说,经过在体制内的一些朋友暗示,很快她可能被送集中营,而且可能是重要的受理对象。

喀衣夏表示,她曾听说过集中营内的情况,而且亲眼目睹了恐怖的结果。她说,“有个我认识的小女孩,进入集中营后释放出来带着孩子,这个孩子是在集中营内被强奸所怀孕,证明中共新疆所谓职业教育中心就是民族灭绝集中营。”。喀衣夏从居住地单位拿到护照后,即前往中哈边境,但中国边防检查站连续3次不允许她出境,理由是要有居住地开的出境证明,在此生命危在旦夕的情况下,她铤而走险,在2018年5月7日偷渡入境哈萨克斯坦避难。

在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后,她获悉了去年5月从中国逃亡到哈萨克斯坦寻求避难,并率先披露新疆再教育营内幕的哈萨克族女教师沙依拉古丽事件。喀衣夏表示,这让她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要静等沙依拉古丽事件的结果。后来她知道沙依拉古丽一家人最终获瑞典政府的政治庇护,开始了新的生活。喀衣夏也消除了一些恐怖害怕的心态,并且找到了沙依拉古丽事件的辩护律师。

哈斯铁尔向调查人员讲述逃亡情况。

今年8月19日,她和律师一起去了哈萨克斯坦加尔肯特市国家边防和国家安全等部门自首,交代了关于如何偷渡入境,以及在中国新疆所受到的人生安全威胁等情况。岂料在不到3天后,喀衣夏在中国和她接触的所有人,包括70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哥哥,都受到了当地政府的不断审问恐吓。

喀衣夏对此示,“我将继续奋斗,争取哈萨克斯坦国籍,为了我在中国的亲朋好友,母亲和哥哥不在被受到中共的恐吓,所以我决定公开曝光此案,保护的亲人们朋友们不要因为我而受到恐吓制裁。”。

另外,今年“十一”期间,从新疆逃亡哈国的两名哈萨克族人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10月6日及7日带往斋桑县警察局,接受调查。调查的内容包括当时如何越境进入哈国,如何翻越铁丝网及入境路线等。其中木拉格尔在哈国的姐夫在家中被传唤到警察局接受盘问,警方要求其姐夫如实招供,否则将被判处5到十年的刑期。当事人委托的律师对此表示抗议。

10月7日,另一位逃亡者哈斯铁尔随安全人员前往边境,协助当局进行实地调查。今年10月1日,上述两人从新疆额敏县成功逃亡到哈萨克斯坦,向该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求助,要求哈国政府给予政治避难。

(中国之音新闻网驻阿拉木图特约记者艾尔肯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