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评论-2019-11-14)据媒体披露,中国大陆毒疫苗受害者家长、“疫苗宝宝之家”维权团体发起人何方美女士,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案将于11月15日在河南省辉县法院开庭。这再次暴露了中共党国极权统治集团拒不解决社会问题而坚决解决反映问题的人的邪恶本性,也力证出中国长期来毒疫苗泛滥成灾的根源正是极权统治。

何方美女士(网名“十三妹”)于1985年10月8日出生于河南省新乡市辉县。 2018年,何方美年仅1岁10个月的女儿打了百白破疫苗,之后导致全身瘫痪。为了救治孩子与维护权利,她依法向各级有关部门进行求助与投诉,但均被拒绝受理解决。无奈之下,何方美只好逐级上访维权讨说法,并因多地亦发生类似毒疫苗伤害宝宝事件,遂组建 “疫苗宝宝之家”维权团体共同呼吁,以求当局关注并给予合理赔偿救治。然而,中共当局却对此一拖再拖,毫无解决诚意,何方美被迫到北京上访,但却屡遭传唤、软禁、威胁、绑架、殴打、拘押。

2019年3月5日,中共当局在北京召开“两会”期间,何方美与一些因问题疫苗受害的家长到北京王府井为受害伤残的孩子募捐救助,结果被新乡市辉县警方行政拘留半个月;3月21日应为释放日,却又被辉县警方转为刑事拘留;关押期间因何方美拒绝认罪及不放弃上访维权,2019年4月26日,被新乡市辉县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批捕,关押于河南省辉县看守所。在羁押8个多月后,现辉县法院将开庭审判。

何方美因孩子被毒疫苗伤害而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在得不到合理解决后被迫上访维权,结果却遭际拘押,现在面临判刑,这整个事件揭示出中共极权统治集团已经完全丧失解决社会问题的意愿与能力,而是一味通过镇压手段来压制迫害禁声一切反映社会问题的人。

毒疫苗问题在中国由来已久,媒体揭露出来的因疫苗而导致大规模性危害事件近十几年来就接连不断。如2004年的江苏宿迁假疫苗案;2005年安徽甲肝疫苗异常,致一人死亡、20人重伤、121人异常反应;2007年山西疫苗事件,从调查到的受害人员致残致死共141例,其中死亡10例;2009年大连狂犬疫苗案,存在违规添加,效价降低;2009年广西来宾假狂犬疫苗事件,无效疫苗致5岁男童死亡;2010年江苏延申疫苗造假案,造假、无效疫苗;2012年山东潍坊非法疫苗案,无经销资质、冷链失效;2013年乙肝疫苗系列死亡事件,出现异常反应,导致数起婴儿死亡;2016年 山东疫苗案,涉及冷链失效、违规经销,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销往24个省市,疫苗含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2018年长生生物、武汉生物系列事件,涉及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篡改,其造假包括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部分批次混入过期原液,并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没有几天,该公司又曝隐瞒另一产品百日咳疫苗“效价不合格”。但此事件并非新发现,早于2017年就被查出,可是监管部门时隔8个多月在疫苗造假事件发生后才曝光;2019年江苏金湖过期疫苗事件; 2019年石家庄疫苗错种事件……

如此频繁暴出的中国大陆疫苗事件,揭示着中国在疫苗问题上业已给国民造成重大生命灾难,存在事关国民生命安全的严重祸患。然而,如此事关国民生命安全的问题,居然没有唤起中共极权统治集团的应有重视,不仅众多疫苗致人死亡事件没有得到立案调查,相关责任人没有得到法律追究,而且调查披露相关事件的记者与工作人员纷纷被打压处理。如调查揭露山西疫苗事件的记者王克勤受到巨大压力,被迫离开新闻岗位。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那些因毒疫苗受害的家长,为了替亲人讨还公道,求得救治,维护基本的权利,起来向国家有关部门寻求说法,结果居然遭到打压,甚至有的被拘押判刑。如河南省的张大娥因孩子疫苗受害上访,2018年6月被河南省襄城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山东省郓城县随官屯镇居民王海兰的独生子,于2010年10月接种流感疫苗后致残,2015年初,王海兰带孩子去北京看病,却被郓城公安局和随官屯派出所强行拉回老家,同年8月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1年8个月;上海居民华秀珍,因其独生女儿在2014年11月接种狂犬疫苗后致残,她曾向各个部门投诉,无人理会。2018年3月,去北京上访,被上海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30天,后取保候审。现在河南何方美又因疫苗维权面临被判刑。

面对中国公民遭受毒疫苗如此深重而广泛的危害,作为全国疫苗采购和接种对毒疫苗泛滥负有严重责任的国家卫健委,不仅不担责,反而于今年“全国两会”前举办妖言惑众的新闻发布会,身为“全国政协委员”、“院士”和“博导”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竟把屡受诟病的疫苗说成是“世界上最好疫苗之一”。他趾高气扬道:“我理直气壮地说,中国疫苗很好,疫苗研发不比发达国家差,在全世界位于最佳之列,有些指标甚至优于国际标准”。他还说,“一定要把“疫苗”和“疫苗问题”区分开,将疫苗本身与疫苗生产、销售等环节区分开;去年一连串疫苗问题与疫苗本身没有关系;有关疫苗监管责任缺失,各行各业都有,这是发展中的问题”。身为中共卫健委高官,最直接对疫苗负责任者,竟然如此罔顾事实,对毒疫苗泛滥和由此导致成千上万孩子致残致死冷血麻木,显示着权力完全丧失维护公民生命安全责任而成为赤裸裸渔利工具的实质。

由近年来中国大地接连发生的众多毒疫苗事件及揭露事件的相关记者和受害儿童家长维权遭遇打压迫害的情况,揭示着中共极权统治不会也不可能解决中国毒疫苗问题。因为从所有毒疫苗事件揭开的背后黑幕来看,无不发现其中均存在权力与金钱勾结的极度腐败现象,而人类历史一再证明,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中国毒疫苗领域的绝对腐败正是力证着中共极权专制黑暗的绝对权力。所以,中国毒疫苗泛滥正是中共极权统治的必然结果。而要想解决中国毒疫苗祸害国民的问题,则必须结束中共极权统治,开启一个宪政民主的新时代,否则国民的生命安全就永无保障。

(中国之音新闻网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