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评论-11/14/2019)据媒体报道,上海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张展因在南京路步行街举着印有“结束社会主义、共产党下台”的雨伞散步,而遭到上海警方拘押65天,期间遭到警方两次欲强行做“精神病鉴定”。从业已披露出来的近年来中共当局在打压异议人士时施用的残酷手段,其中多有强行进行精神病鉴定与强制服用导致精神问题的药物情况,可见中共极权统治集团在迫害异议人士上广泛滥施“被精神病”的严酷现实。

2019年9月8日,上海公民张展到黄浦区南京东路步行街上打着印有“结束社会主义、共产党下台”字样的雨伞行走,第二天即被黄浦公安分局以上街游行,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被批准逮捕,直到11月13日获释。

张展被羁押期间,公安提讯她3次,检察院提讯2次。在羁押第30天时,检察院提出要给她做精神病鉴定,他们说可因此停止计算羁押期限。因为要做精神病鉴定,张展绝食两次,一次两天半,一次三天半,以示誓死抗争。最后警方才放弃做精神病鉴定。张展家族没有精神病史,没有服用过精神病类药物,并且在今年4月,张展被拘押在浦东看守所(羁押期间)已经做过一次精神病鉴定,结果显示是正常的。而这次羁押警方意图再次强制做精神病鉴定,此举不仅是对警权的滥用,而且明显想以精神病来迫害张展。

只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就会注意到中共当局多年来已经在广泛使用“被精神病”迫害异议人士、维权民众、人权律师等等一切不臣服于极权淫威下的良心人士。不仅每年都有全国各地政府将当地上访维权者、异议人士关入精神病院事件发生,而且许多上访维权人士还被反复多次关入精神病院。这种中国普遍存在的被精神病状况,使中共当局都在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前不得不承认“被精神病”问题的现实,以致最高检2018年2月1日发出(高检发诉字[2018]1号)《人民检察院强制医疗决定程序监督工作规定》,重点列出了公安执法与法院判决程序上存在的:对涉案精神病人进行鉴定的程序存在鉴定机构不具备法定资质,或者精神病鉴定超出鉴定机构业务范围、技术条件;鉴定人不具备法定资质,精神病鉴定超出鉴定人业务范围,或者违反回避规定;鉴定程序违反法律、有关规定,鉴定的过程和方法违反相关专业的规范要求;鉴定文书不符合法定形式要件;鉴定意见没有依法及时告知相关人员;鉴定人故意作虚假鉴定等六种具体情形。

同时中共管控的媒体也不得不承认“被精神病”问题的严重存在情况。通过中国大陆官网百度搜索“被精神病”一词,就可以查到210,000条相关信息。而中国官控权威性央视新闻、中国青年报等等官媒也都公开用“被精神病”一词作过报道。由此可见,“被精神病”问题在中国大陆的普遍而严重的存在现实。

翻开世界历史,尤其是共产极权统治历史,就不难发现这种“被精神病”并非是中共极权集团的首创。在东欧共产极权统治时期,对异议人士采取“被精神病”羁押迫害就极为流行。作为共产极权与现代技术结合而生成的中共极权统治,今天的手段显然比昨天的东欧更为先进而残酷,更具有欺骗性、野蛮性、技术性特点。

2015年中共发起对人权律师疯狂镇压运动以来,大批被拘押、失踪的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后来获释后都纷纷披露在关押期间遭到“被精神病”虐待,或被强制精神鉴定,或被强迫服用精神病类药物,导致一些人出狱后精神出现严重问题,甚至直接被迫害成了真正的精神病。

当然,2018年举世关注的董瑶琼泼墨被精神病事件,更是典型注解了中共极权统治集团滥施“被精神病”迫害异议人士的情况。

2018年7月3日,湖南省株洲市攸县桃水镇谢家坪村人,在上海工作的29岁女士董瑶琼,发推声明“ 所有人应该有免于恐惧的权利。明天上街溜达,如果激怒我,那就撕吧。活着人不人鬼不鬼的被共产党跟踪监控滋扰一年多,我也忍受够了! ”第二天的早上6点多,董瑶琼于上海市海航大厦对面,用手机视频直播泼墨习近平的宣传画像,声称反对习近平独裁暴政以及中共对其施加的脑控迫害。董瑶琼通过现场视频直播说:“…反对习近平独裁专制暴政,反对中国共产党对我实施的脑控压迫……我对他恨之入骨…看到没有,这是我的行为……”当天下3时30分左右,董瑶琼发出推文: “ 现在我的门外有一群制服的人。待会换好衣服就出去。我没有罪。有罪的是伤害我的人和组织。 ” 随后被上海警方带走,与外界失去联系。7月16日,董瑶琼被上海警方秘密押送回到株洲老家,随后被送入了株洲市第三人民医院,即株洲精神病院。有媒体及公民行动者多方打电话前去询问董瑶琼情况,均得到医生回答说“是政治犯”,不便谈什么情况。时至今日,董瑶琼仍被强制关押于株洲精神病院“治疗”,外界推测,她随时可能面临“被精神病死亡”。

董瑶琼在通过自媒体让世界活生生地看到中国一名异议人士公然遭到“被精神病”的惨剧。由此可见,中共极权统治集团疯狂滥施“被精神病”来迫害异议人士已经达到多么严重而肆无忌惮的普遍的程度。

今天,上海前人权律师、异议人士张展女士又因上街表达不臣服于极权统治的异议,而在被羁押期间,居然又面临被精神病的迫害。若不是她以死相抗,后果肯定就是现在被投入了某个精神病院。从近期出狱的不少维权人士私下透露出来的消息,显示他们在被羁押判刑期间多遭到“被精神病”的迫害。

西哲言: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中共极权统治集团如此滥施“被精神病”以迫害异己,这正是疯狂的表征。正是因其疯狂,才视那些保持正常人格尊严而不臣服于极权淫威下的异议人士为精神病。当极权统治将文明世界与具有现代文明精神的公民都视为精神病时,它自己的灭亡必为期不远了!

(中国之音新闻网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