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评论-12/05/2019)据媒体报道,近期中共当局在新疆开展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大规模收缴哈萨克文书籍的行动,主要针对学校及图书馆。新疆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多所学校连日来,强逼学生交出哈萨克文书籍;与此同时,中国大陆书店悄悄下架多种西方文学思想书籍,如《1984》与《动物庄园》已经很难买到;甚至还出现追缴曾经在孔夫子书店购买的合法出版图书,如《布拉格之恋》等书籍;更为严重的是,中共当局居然将受邀前来中国的外籍专家,因带有未经批准的资料而拘押,如日本学者(北海道大学岩谷教授)应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邀请访问中国,因拥有未经批准的历史书籍而在北京被拘留了两个月。这意味着任何来访的外国学者都可能仅因拥有未经批准的材料而被拘留;当然,中国大陆互联网上无限加增的网络敏感词,已经使汉语完全被阉割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就更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可以肯定,多少年后,人们再回头来研读今天中国大陆网络发表的众多文章,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因为那些残缺变种错别的文字,严重扭曲了汉语的面目。

中共如此系统性全方位剿灭文化,给汉语语言带来的灾难,事实上已经远远胜过中共自称文化浩劫的“十年文革”。因为导致文化灾难的文革也只是民间造反派们在破四旧名义下对文化的毁灭,而没有上升到如今日海量的敏感词设定及对其他文字与历史的禁绝。

从历史来看,中国封建专制统治的历史曾一再上演过对文化思想的扼杀,从秦朝的焚书坑儒,到汉朝的党锢,再到清朝的文字狱。的确造成了一个时代文化发展的劫难,使很多知识分子遭受屠戮,给民族思想文化传承带来巨创。因此,这些统治者的行径被永钉于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受到后人批判与唾弃。

然而,在人类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信息高度发达之下,文化与思想成为人类共同财富而高度共享之际,中共极权统治集团居然如此大规模、系统性地实施剿灭文化与思想的运动,这不仅是重蹈封建专制统治者禁锢文化思想的老路,而且是公然与人类文明为敌。

中共极权统治集团新当权者自中共十八大登台后,提出了文化自信。依照常理,既然文化自信了,那就不怕其他文化的影响,而且有信心影响其他文化。在这种自信下,应该推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允许其他文化存在与发展,让文化在彼此争鸣中得到融合淬火升华。然而,中共当局却反其道而行之,采取灭绝其他文化的方式,完全走上“罢黜百家,独尊党家”的邪路。通过剿灭其他文化来达成自己的自信。这种极端疯狂的文化灭绝政策,本质上暴露出中共极权统治文化的极度虚弱与不自信。

导致中共极权统治丧失基本思想文化自信的根由是人类近一百年来的历史铁证了共产极权意识形态产生的思想文化是极端反人类、反历史、反文明、反道义的。世界在二战之后形成的东德与西德,北朝鲜与南韩,中国大陆与台湾,历经几十年的发展,鲜活的显明了野蛮与文明,专制与民主,苦难与幸福的分界,使举世看清人类所应遵循的价值与道路。

中共从1949年抢夺到大陆政权后,一再掀起如镇反、土改、合作社、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反自由化、清精神污染、六四屠杀、镇压组党、镇压维权、镇压教会、镇压上访、镇压律师等等,导致民族承受一场场劫难。也因此使世界与国人日益看清共产极权的邪恶本性。而中共统治集团在这些给民族带来无尽的灾难前,也日益丧失了自身存在的法理基础,进而丧失了存续的基本自信。然而,面对这种自信的崩溃,中共当局不是反省自身的罪恶,革新自我,而是仇视世界一切文明与价值,意图通过消灭其他文化思想来树立自身独尊地位,以期找到存在的信心。

中共极权意识形态下的文化与思想的反动性,曾经在1989年“六四屠杀”后受到世界谴责,但后来在中共信誓旦旦的改革开放欺骗下,世界误认经济发展会带来中国向文明转型,结果通过WTO优惠照顾中国,却导致中共权贵经济的极速发展,而没有带来中共极权文化的相应进步,相反还出现更加反动。

多年来,中共表面披挂起传统文化的外衣,内里裹藏着极权意识的内核,向世界进行渗透侵袭,对文明世界的价值、规则形成巨大破坏,引起了文明世界的警惕。伴随去年以来中美贸易战展开,以及今年来香港反送中抗争的持续,中共极权文化的毒害日益暴露,世界再次看清中共极权文化的本质与危害,从而自发起来对共产极权文化展开阻截。

伴随文明世界对中共极权意识文化的防范,中共虚假自信再遭重创,为了维系其奴役14亿中国人的特权,中共更强化恐惧与谎言两手统治,一则疯狂对其他文化加以封禁,一则对自身汉语加以阉割,出现了较人类历史任何时期更加严酷的禁言禁书运动。

然而,人类历史一再证明,任何违背历史发展规律,违背人类文明发展潮流的反动统治,无论牠如何禁言禁书,都逃脱不了为历史所淘汰的命运,无论牠如何挣扎,如何意图阻绝其他文化与思想的影响,都挽救不了最终覆亡的结局。

(中国之音新闻网特约评论员)